掌心游港上市失败:房卡模式贡献高利润带来监管风险

据IPO早知道消息,棋牌游戏公司Microbeam在港交所递交的招股资料目前已失效。

Microbeam在年初提交了招股书并通过聆讯。这也是今年第三支冲击港交所上市的内地棋牌游戏厂商,其他两只分别是已经挂牌的家乡互动以及江西地方棋牌游戏厂商中至科技。

Microbeam的名字乍看之下如西雅图或是硅谷空降的互联网高新企业,但核心业务却是一个包含了掌心游平台(http://m.izhangxin.com/)以及人民棋牌两大棋牌业务的综合性手游运营平台。

Microbeam公司历史可以追溯至半丁数码以及微屏上海。2017年才为了符合上市要求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一家获豁免有限公司IluvatarInternationalHoldingLimited(也即IluvatarBVI)。目前根据合约安排通过经营实体在中国开展几乎全部业务及经营。

有市场研究报告指出:2014-2017年国内棋牌游戏市场规模加速增长,2017年达到145.1亿元(yoy107%)。其中地方性棋牌贡献了主要增速,收入占比从2016年的56%增至2017年的78%。

在招股说明书中,Microbeam介绍自己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综合性在线棋牌游戏开发商,发行商和运营商,同时专注于手机及PC游戏并拥有本地化游戏开发能力。

Microbeam称该公司的游戏覆盖了中国19个省份及自治区以及84个地级市。不仅为玩家社区创建社交平台,还专为在线棋牌游戏竞技打造智力运动竞技平台。

招股书中披露了,Microbeam向玩家提供235种自主开发及4种第三方开发的在线棋牌玩法。这也是其旗下游戏一个鲜明的特点:通过与不同地区的游戏规则相结合,提供当地方言、背景音乐等鲜明的本地元素,以满足不同地区玩家的不同偏好。

截至2018年12月,公司是六大在线棋牌游戏公司中拥有在线麻将游戏数目最多的公司,它的主要用户群都是80后30-40的人群,所以平台实现盈利的主要收入来源同样得益于此。

该公司运营的游戏分为麻将游戏、牌类游戏和其他游戏。分别占游戏组合比例约为66.1%、27.6%和6.3%。其中麻将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2016年至2018年,麻将游戏收入占游子收益的89%、86.9%和94.7%。而根据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Microbeam收益分别为2.03亿元、2.47亿元和1.94亿元,同期溢利分别为1.16亿元、1.29亿元和1.01亿元。

Microbeam的收入主要来自于虚拟物品的销售及消费。虚拟物品主要包括虚拟代币、房卡及其他虚拟物品。

特别是在2016年11月开始加入房卡模式后,Microbeam游戏业务的收入结构有了很大的改变。以截至2018年4月30日止四个月的数据为例,房卡收入占比已经从去年同期的12.1%增长至46.4%。另外,Microbeam的毛利率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虽然逐年递减,但均保持了较高的水平,2017年的毛利率为84.1%。

房卡模式是基于熟人关系,玩家通过购买“房卡”创建游戏房间,并通过社交软件将房间号分享给好友,邀请好友进入房间游戏;全国性棋牌游戏的游戏币模式,所有玩家都直接与游戏厂商购买游戏币并与同时在线的玩家进行游戏。

而模式之外,它的用户也选中了最有消费力拥有稳定收入的中年男性手机用户群体。极光大数据的显示30岁—50岁之间的都市男性群体,休闲娱乐中将麻将棋牌作为手游首要选择的,在所有手游类型占比48.4%,远远高于占比第二的动作类手游。

TalkingData也曾对棋牌游戏的付费率进行过研究,从它公布的数据来看。和其他类型游戏相比,棋牌游戏的付费率,不管是在安卓端还是iOS端,都能位居前三。其中,棋牌游戏安卓端的平均付费率为3.76%,iOS端的游戏玩家平均付费率为4.35%。

在这样一个博彩与休闲游戏之间的灰色地带,这样的生意可谓风生水起。另外一家同样是靠房卡模式作为变现来源的游戏发行公司闲徕互娱,此前因三个月做到9个亿的收入(主营四川麻将等)被昆仑万维公司10亿多价格入股并收购,一直被业内视作谈资。

但是C叔也发现随着国家政策出现变化,这样的红利似乎也悄悄走到了尽头。

先是文化部实行实名登记政策,影响了非付费玩家就游戏内虚拟物品付费的意欲。

2018年开始棋牌类游戏就难再获得版号上架,这种情况即使2019年春在游戏版号申报恢复后仍在持续,6月份,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涉赌牌类网络游戏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针对涉赌牌类游戏的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展开了专项整治行动。8月,苹果AppStore下架了一批App,多为游戏类App,其中娱乐场游戏(即棋牌、博彩类游戏)下架了4000多款。苹果审核团队在对开发者发出的邮件中声明,此举是为了配合政府对非法线上赌博App的整治行动。到了9月,腾讯旗下的《天天德州》《欢乐拼三张》《欢乐斗棋牌》相继发布退市公告。尤其是在《德州扑克》下架的同时,腾讯还将《欢乐麻将》、《欢乐斗地主》当中的房卡模式给关闭,这也给了传统一招鲜吃暴利的棋牌运营方敲响了警钟。

最新的招股说明书也显示这一风险提示:Microbeam正在遭遇严重的用户流失危机。截至2018年前四个月,掌心游平台的平均月活跃量稍有增长,与2017年前四个月同比增长16.1%,而人民棋牌平台月活跃量则同比下降51.5%,用户流失超过一半。而Microbeam的游戏营收主要来自销售游戏里的虚拟物品,如虚拟代币、房卡等,用户大幅流失必然造成收益的减少。明显从财报数据中也能看到由此带来的收入下滑,2018年,公司收益同比下降21.4%。

对此,Microbeam解释到,第三方开发游戏产生的收益按净额确认,与总收益确认相比收益较少;此外还受到整个行业趋势走向,Microbeam的收益及盈利主要来自手机游戏,即掌心游平台以及PC端游戏收益逐年下滑。

事实上,收益和净利的减少伴随着的是用户流失,招股说明书显示。Microbeam正在遭遇严重的用户流失危机。截至2018年前四个月,掌心游平台的平均月活跃量稍有增长,与2017年前四个月同比增长16.1%,而人民棋牌平台月活跃量则同比下降51.5%,用户流失超过一半。

Microbeam则表示已于2018年初开始运营及发行第三方开发的游戏,预期这将会为其提供新的收入来源。但从掌心游的官网我们并未发现这一改变趋势所留下的痕迹,话又分头说一个做棋牌游戏为基因的团队转型为他人做嫁衣,又岂是一朝一夕。更现实的问题是,涉赌与否,这是每一个棋牌游戏公司都要面临的一道难题,这个难题在港股也不例外。

排除政策因素,从行业视角观察目前国内玩家的游戏兴趣基本稳定,诸多类型中仍旧以休闲游戏、棋牌游戏、策略游戏、射击游戏、模拟经营类为主流,其中休闲棋牌类以1/4的覆盖率占据主流需求。不过随着微信小程序的生态推出,背靠庞大流量入口是否会以此取代传统棋牌APP的地位还要看此类小游戏变现前景,目前已经有主打通用棋牌玩法的《欢乐斗地主》和《途游斗地主》这样过三千万月活用户的小游戏出现。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